您的位置: 主页 > 王冬龄自封书法圣人放豪言作品是大师级别不接

王冬龄自封书法圣人放豪言作品是大师级别不接

  身为浙江书协的领头人,已经73岁的王冬龄不仅仅是玩起了乱书,甚至还把草书的艺术玩到了竹子之上。用他的话来讲就叫做书法创新艺术加返古写作技法,很多看不懂其书法的人表示不能理解他的行为,说他的书法是乱书是无疑的。但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王冬龄自封书法圣人,放豪言作品是大师级别,不接受凡人的批评。

  像王冬龄自封书圣的这一类人还有曾翔和邵岩,邵岩早在2013年就已经放出豪言,声称自己的创作已经属于一流的书法,并且对外表示不要用你的眼光来看我,你理解不了。而今73岁的王冬龄也放出一样的豪言,同样他们走的也是乱书的一个套路。

  为什么乱书这样子让人着迷,它究竟有什么闪光点呢,意义到底在哪里。身为学院教授的王冬龄有着非常好的传统书法底子,抛弃了它不说还要自封是书法圣人,写着乱书声称是自创的行草,是什么让他如此迷失自己呢!

  说到底还是一个创新书法的口号外加一个艺术市场给决定了,这群所谓的大师们才想着法子把自己的那一手好字给摆出来,写好了没人看,毕竟有太多写得好的书法家存在。唯有搞出一套反其道而行的东西才有人出来“叫好”和“欣赏”,这一类人多了自然就聚到了一起。

  国学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,文字更是最有力的文化见证,书法到底是不是艺术,但他们可不管,先把书法当成自己的行为艺术玩起来,达到了吸引别人眼球就自完成了工作。接受批评更是不存在的,不然自己的书法“事业”又该如何进行得下去?

  73岁的他在自己的狂草基础上再出一个竹书,自称是大师对书法有所领悟才独创出来的书法。有书友指出王冬龄这样子完全是扰乱了书法市场,这一坏作为中书协必须要管管了,如果再任由他们在社会上乱写乱画,古人留下来的一些东西都将被玩坏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上饶市第十一小学2016级(6)班爱上书法家长进课
下一篇:黄宾虹:看看我的书法是不是比画还好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