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【追梦兰亭】当代书法名家邀请展 —— 史秀前

【追梦兰亭】当代书法名家邀请展 —— 史秀前

  兰亭,非彼兰亭也。兰亭易得,而流连于兰亭之人难寻。千年如云烟,江山依旧在,人物何存?古今追慕兰亭者,爱其醉为表,感其怀为里。君不见山水之乐,富贵之欢,转眼而逝者乎?功业人之所羡,名利人之所趋,唯大道寡与。惜哉,右军伤乎百年如白驹,究乎死生之大道,无能为也。所幸者,后人有所宝,三百余言,开新体之境界,启时代之大观,雄秀矫健,出于天然,古今以为师法也。传其神而承其襟怀,俊爽飘逸之下,悲春秋易变,草木易衰,正贤人君子千古所共痴共叹共醉也。

  夕阳在天,余备四五时鲜,呼三二好友,于万亩龙湖畔之古楼之下,开轩散坐,看云蒸霞蔚,赏杨花零乱,观鸥飞于荷钱,一觞一吟,乐亦无限矣。问苍龙之出处,歌乐府新曲,寻圣贤之遗踪。虽无曲水流觞之雅致,亦不失魏晋竹林之风流。已而明月东升,举樽邀月,若水三千,畅饮万樽。

  史秀前:1973年12月出生,号乾斋、潜庐、安丰堂等,安徽寿县人,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安徽省书法家协会行书委员会委员,安徽省青联委员,安徽省十佳青年书法家,安徽省百名富有潜力优秀书家,安徽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,寿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,寿县青年书法家协会主席,简社社员,“相约淮上”书法创作组成员。书法作品几十次入展全国各类展赛并多次获奖,《书法报》《书法导报》《安徽书坛》《合肥晚报》《名家名作》《淮南文化》工商导报》曾多次专版推介,有《乾斋墨痕》、《史秀前书法作品集》《史秀前书法作品选》出版,另有多幅书法篆刻作品发表于专业报刊,有作品被多家博物馆和国际友人收藏,

  我对生,旦,净,末,丑一无所知,但却极喜欢舞台上的那两只水袖。水袖轻扬如行云流水,凝神间,顿觉形神俱化,只感触到丝丝升腾后的生命气息在醒着的意识里游离。每当在空间里看史老师的书法作品,就像看到了舞动着的水袖,所有灵动着的气韵,都在挥毫间,淋漓尽致的张显。

  我不懂书法,说不出字体在转承起接间的笔锋所属,更看不出一幅字的万千气象,但我却相信,任何艺术都是来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,最后再归属于生活。一个热衷于艺术的人,在其所属的艺术表现形式上,必会将自己在生活中的意识形态浓缩其中,书法这门精致的艺术更不例外。所以说,看任何一件艺术作品,最终还得回归到看人。

  想起那年母校校长从北师大带回由启功亲笔题字,后经制作的校名匾额,睁大两眼的我站在那净雅简洁的字前,浑然无知之中,却分明感受到了一种迎面而来的洵洵儒雅的书卷气息,后来陆续看到很多世人对于这位大师的评价,我最喜欢的一句就是说他保持着纯正的书生本色。一代大师的行为处事,随意豁达,无不展现出了他几乎无人能及的人格操守。时至今日,我对各类艺术仍然是一窍不通,但在史老师遥远而真实的缕缕墨香之中,在其平实温润的言语间,我分明看到了一位腼腆的书生。透过那随意之中荡漾开来的憨笑,依稀可见那个曾经饱尝贫困之苦,背着米粮冒雨奔跑在求学路上的少年。他用自己的勤奋,取安丰塘的一勺洁净之水,糅合进先天流露在笔端的才情和后天努力所得的学与识,在芍陂之畔,浇灌出了一朵馨香四溢的墨荷。莲之馨香在时间的沉淀下,在他不辍的挥毫间,依附着一份本真、赤诚、执着的率性,顺着寿州那片历史文化底蕴丰厚的古老大地弥漫开来。

  在博客里看过他追忆恩师朱鸿震老先生的文章,字字饱含深情,让人动容,和他聊起过父母亲情,简单朴实的话语中是一个孩子的孝与善,他也谈起过正在成长中的女儿,言语间凝结的是一位父亲的责任。看过他在《再写记承天寺夜游》里对于“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”的感慨与透悟,他崇拜东坡居士,这其中不仅有他对这位文学艺术上全才先人才华的折服,更多的当是对东坡居士历经各种起伏变迁,悟透世事之后的那种旷达,婉约,平淡致远的精神的认同。

  在这个逐渐金钱化,利益化的物质世界里,很多人在名与利,得与失之间摇摆不定,恬淡从容下的一颗平常心成了禅般的境界。他有过在浮华喧嚣之中的安静与孤独,虽然说每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孤独的个体,但这正是一个人在浅意识中的自我觉醒和警觉。当他立于古朴沧桑的古城墙边极目远眺时,或许正是他精神升华时的一种自我审视,恰如庄子所说:人莫鉴于流水,而应鉴于止水。当他径自低头沉默于路上时,一种光环反而照亮了他。

  每个人都有其人性之中的弱点,就如同一棵树,在浓密的绿叶间,难免会有几许枯枝败叶,但正是这种不可或缺的遗憾,成就了一个人的一种真实的完美,史老师也不例外。当我抛开眼睛所能看到的视角,用一种另类的触角去探知他的某些领域时,却分明听到了远处静穆耸立的群山之中,有个声音在轻吟:一只毛笔,两面挥洒,看遍流景繁华,写尽人生雅!

上一篇:砚池育桃李——记中书协会员、新安书法美术培
下一篇:马识途书法展亮相中国现代文学馆 18卷文集首发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